戲劇開始於一個藍色的花瓶,與整個黑白黃的舞台格格不入,亞瑟覺得那個花瓶好醜(我也覺得真的不漂亮),他一直想表達真實的感受,可是媽媽不要他那麼直接且強烈表達自己。透過亞瑟的轉述,「媽媽說,說謊是高尚的形式,我認為說謊是惡毒的行為!」我們為了人際關係,個人利益、他人感受,所以一般人已經習慣在日常生活中說謊,而且認為「善意」的謊言是正當且自然的;但亞瑟的認知裡面,只要不是真實就是虛假,就是惡毒。

    舞台上只有黃白黑三種顏色,亞瑟的說話時快時慢,走路總是直角轉彎,對聲音特別敏感,對食物有特殊禁忌與偏好,對環境觀察敏銳,但對人際互動顯現困難,常常不斷重複他人的話語,或是自言自語。

文章標籤

魚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魚兒今年順利從高中畢業了!感謝這一路走來幫助我們許多的老師與親友們,如果沒有這些貴人,今天魚兒也無法拿到畢業證書。同時我也很欣賞自己與先生,如果我們不是一路走來很努力,很認真替孩子尋找學校的貴人,才能在經歷過一次次下雨之後看到彩虹。

 

文章標籤

魚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魚兒今年考大學,我們參加了學測、特教聯招、特教獨招,還有進修部考試。這才理解特教生的升學考試有這麼多的管道,原來這麼多的注意事項。7年前大兒子大清考學測,他也是ADHD,但沒有特教生身分,情況就和魚兒大大不同。

文章標籤

魚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母親節」是商人的好日子,但卻是ADHD母親壓力很大的日子,因為當我們在這一天期待孩子可以乖巧一些,當成我們的母親節禮物;但往往事與願違,反而成為更感傷的日子。

往年的母親節,我總會有一個小小的心願,希望我的魚兒這一天可以不發脾氣,讓我可以輕鬆自在一些,至少不用在這一天傷心難過。但是總會有某些「小事」,引爆他的「怒點」,可能是食物、衣服、寵物、玩具,任何小事都可能變成他挑毛病的原因,引發一發不可收拾的大戰。

在我還沒有學習「薩提爾成長模式」之前,我會自怨自艾,覺得自己為何如此失敗,做了這麼多的努力,卻還是逃不開身心受挫的迴圈。我的應對姿態,不是逃避,就是討好,如果沒有用,我就指責他,然後衝突就一再發生。

後來我覺察到其實他已經習慣用「挑毛病」、「發脾氣」來活化他的大腦,我成為他的「利他能」。他藉此來證明自己的力量,他是強大有影響力的,他可以控制媽媽的行為,他可以掌控全局,甚至影響到其他人。他無形之中享受這種「快感」、「權力慾望」,彷彿他就是世界的「中心」。

很多事情的發生,很多衝突,其實不完全是我們的錯,也不完全是ADHD孩子的錯,而是雙方的「交互影響」,ADHD孩子就像一個高明的編劇與導演,一步步引導我們,按照他們的「劇本」發展,我們也「配合演出」,而且「十分入戲」。但他們不會覺察自己的行為模式,他們也往往會在釀成大禍之後,向我們道歉,但是下一次,他還是會重複發生。

當我理解到我們互動其實無形之中由他所掌控之後,我就可以試著改寫「劇本」,在他還沒有「引爆」之前,先覺察到他的情緒,了解他的需要,同理他的感受,這時候導火線就和炸彈分開了。

舉例說明,其實最常發生衝突事件的時候就是我最忙或是最累的時候。我想要休息,必須趕快完成手邊工作,可是他想要我關注他,希望我放下一切,全心陪伴他。而我總是把自己的需求擺在最前面,而忽略他的需求;所以當我無法滿足他的需求(關注與關愛),他也就不會滿足我的需求(工作與休息),親子衝突就會不斷發生。

身為母親的我們,是否可以不要讓自己那麼忙碌?那麼疲累?可不可以不要要求自己當100分的母親?我們已經夠好,不用最好。無論如何想盡辦法放下手邊工作,每天撥出半小時陪伴孩子,和他連結,玩遊戲、說故事、聊天、上超商、到文具店購物都好,讓他知道我們愛他。

想辦法早上起床提早半小時,和自己單獨約會,泡一杯咖啡,晨間隨筆書寫心情日記,寫下自己的努力、孩子的好表現,寫下自己所感受到周圍的美好與希望。藉由欣賞自己、孩子與外在美好事物的過程,我們會有更多覺察、更多感謝、更多的能量、更多的創意與智慧。

我常常覺得ADHD孩子是父母最嚴格的「教練」,他們總是在試煉我們的耐心、堅持度、挫折忍受力、溝通協調力、正向思考力、隨機應變力。當我們可以把「教練」交給我們的艱鉅任務一一完成,這個過程中可以看到我們自己不斷強壯,我們的生命也更顯豐盛;同時我們也向他們展示努力不懈的正向人生態度,這些都是我們與孩子一生中最珍貴的「寶藏」!


魚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大清今年12/24退伍,完成他人生重要的階段任務。從他出生到現在滿24歲,這一路走來跌跌宕宕,卻也豐富精采,充滿感恩與祝福。

 

文章標籤

魚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105學年魚媽轉戰教育現場,參加代理教師甄試,很幸運擔任一學年資源班代理教師,在第一線陪伴一群因為學障與語障而學習落後的孩子(裡面沒有情障生)
    當我發現班上的孩子容易分心、岔話、坐不住,無法完成老師交辦的事情,我就詢問班級導師確認孩子的狀況,並且很想請家長帶孩子去醫院評估是否為ADHD。可是我又擔心我只是一年一聘的代理教師,和家長之間的交情不夠深,會不會反而被家長誤會,認為我對孩子有偏見,標籤化孩子,因此我往往陷入兩難的局面,該不該對學生家長說,孩子疑似ADHD

文章標籤

魚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我的ADHD大兒子大清今年剛從大學畢業,大學階段他花了六年才完成,我很佩服他,因為一路走來磕磕絆絆,但他還是堅持下去,沒有放棄,應了一句大家常聽到的話「不怕慢、只怕站」。

 

魚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我在一所偏遠的實驗小學服務,我們提倡翻轉教室,以孩子為學習主體,鼓勵孩子踴躍發言,讓孩子的多元智能可以被看見、被肯定。也因為如此,孩子都非常活潑,尤其在課堂或是在開會的時候,急於發表意見,很容易出現七嘴八舌的情況。

 

文章標籤

魚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寫魚媽部落格好多年,分享自己的挫折與勇敢。這兩三年改變很大,發現自己即使被孩子的言語刺傷,也能很快走出悲傷與憤怒,是因為我不斷的自我療癒,不斷地閱讀與書寫,自我覺察與對話,能夠慢慢安頓好自己的心;很感謝李崇建老師分享的薩提爾理論,還有羅志仲老師帶領我認識托勒,展開生命書寫的歷程,翻轉我的人生、也翻轉了我的家庭,讓我重新發現我的周圍人事物是如此美好。

 

魚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小金是一位很會畫畫的孩子,擁有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和原住民樂觀活潑的個性,不論下課或是上課時間很喜歡和同學打打鬧鬧,因此上課非常不專注而且會干擾同學,同學常常告狀,於是我向級任老師詢問,孩子好像專注力有問題,影響到學習與上課秩序。

 

文章標籤

魚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